依托自身平臺優勢 ·對接各方發展資源

Relying on its own platform advantages · Docking development resources of all parties

你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發展相關
隱形富豪的治企心得
時間:2019-12-26 來源:網絡

 

王文銀是誰?是干什么的?

多數人看到這個胡潤百富榜上排名第15位的名字和這家中國第4大民營企業時都是這個反應。就和2013年,正威第一次沖進世界500強時,時任深圳市長許勤的反應一樣。

除了那幾次驚為天人的“豪賭”,坊間關于王文銀的消息寥寥。若不是因為“妖股”九鼎新材,人們可能仍不會注意到這個身家千億的。

▲受正威集團入主消息影響,今年7月以來九鼎新材累計漲幅高達225%


【王文銀的賭徒之像】

在一個毛利率極低的行業,王文銀只用了24年,就從0開始,做到5200億的營收,而且從沒借助過資本的力量。

這實在有些不可思議。

王健林有句名言:“清華北大,不如膽大?!?/span>

王文銀財富的快速積累當然也離不開三次“豪賭”。

第一次是1997年。亞洲金融風暴席卷而來,深圳幾乎所有廠房的租金都打了對折,生產設備也大量滯銷。

當時,王文銀的攜威實業專門買賣電源線。由于廠子小,一直沒有話語權。供應商要求他先付款后收貨,顧客又要先發貨后收款。

資金壓力非常大,只要一個單子出錯,公司就可能萬劫不復。

人人惶恐的金融危機,反倒成了王文銀打通產業鏈、奪回主導權的絕佳機會。

通過分期付款的方式,他一次性囤了100臺設備,還獲得了整個深圳最大規模的廠房。正威集團正式成立。

這次抄底幫王文銀站穩了腳跟。到1999年,正威集團的總資產已經超過10億元。

第二次是2003年。非典搞得人心惶惶,資本快速逃離,礦產資源價格跌入谷底。

在此之前,正威做電源插頭基本是“看天吃飯”,能不能賺錢要看上游銅材等原料價格。王文銀決定趁機買礦,自己做“莊家”。

所有人都不理解他。合伙人余興旺甚至威脅他:“你要買銅礦,我就走人?!?/span>

“如果世界毀滅,要錢有什么用?”王文銀堅持在全球范圍內并購了儲量300多萬噸的礦產資源,還以5000萬的低價拿下了深圳30萬平方米的土地,開發成精密控制線纜產業園。

非典過后,王文銀手中的銅礦價值翻了幾倍。

正威也順勢打通了“采礦-冶煉-加工”的全產業鏈,產值迅速突破百億。

第三次是2008年。金融危機導致銅價暴跌到2萬多元每噸的歷史最低點,王文銀在現貨和期貨市場雙線出擊,收購了數十萬噸銅材,市場回暖后以4-8萬元每噸的價格出手,獲利頗豐。

同時,王文銀還在全球范圍內并購了幾十座礦山、十余家銅加工企業,在日內瓦、美國和新加坡設立了三個海外總部,網羅了一批全球頂尖的行業人才,一舉成為銅行業最大的“莊家”。

正威的資金也借此實現了千億級的裂變。2008年,正威集團營收才116億元,到2011年已經達到1280億元。

后來,王文銀還曾惋惜正威當時沒有足夠的實力。2008年,花旗銀行一度只需要60億美元就可以買下來;當時全球最大的礦業公司必和必拓也險些被中鋁集團以100多億美元收購。

他的選擇總讓身邊人看不懂。

2005年,王文銀欲28億入主安徽銅陵一個年產30萬噸的銅項目。一期項目就要投入10個億。公司內部9名核心高管里有8人反對。

“你要折騰就折騰去,我要守著這些來之不易的錢?!本瓦B掌握財務大權的老婆也拒絕給他轉錢,氣得王文銀當場把手機摔了。

項目最終還是上馬了。為了維持工廠的建設運轉,王文銀又賣掉了兩個工廠,一擲千金購置了數千畝土地。見百般勸阻無果,四個重要股東當即把股份全部轉讓給了王文銀。

老搭檔巫冠逸也在其中,他當時擁有10%的股份?!叭绻晦D讓,現在這些股份就值幾十個億?!蓖跷你y后來說。

2009年,“全威銅業一期”項目建成投產,當年營收即達到104億元,成為安徽省第一家營收破百億的民營企業。

“人生最大的風險就是不敢冒險。每一個成功的人其實都是一個‘瘋子’,非常之人,方能行非常之事,建非常之功?!蓖跷你y說。

王文銀的賭徒形象從此深入人心。


【王文銀的花錢之道】

人們只看到王文銀買了什么,卻總是忽視了他沒買什么。

王文銀至今對20138月那場黃了的并購案記憶猶新。

當時,世界銅業巨頭嘉能可為了防止反壟斷調查,決定向中國企業出售儲量超1000萬噸的拉斯邦巴斯銅礦。

▲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、全球四大礦業集團之一。媒體稱首席執行官伊凡·格拉森伯格有“獅子的兇心,狐貍的狡猾”

競購者包括中國五礦集團、中國鋁業、江西銅業等幾大財團。

王文銀得知消息很晚。在奔赴瑞士之前,他不僅要為這場龐大的并購完成會計、律師、審計、投行等諸多部門的整合,還要拿到中國商務部、發改委的批準。

“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做完這些動作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?!?/span>

時間太緊,還險些鬧出烏龍。

忙到最后,王文銀才意識到自己只剩一天時間辦理赴瑞士的簽證。從時間上看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。他輾轉通過私人關系轉機盧森堡,才得以在最后一刻順利登機。

到了瑞士,一番試探后,王文銀亮出底牌,報價50億美元。而嘉能可的心理價位是60億美元。沒能談攏,雙方相約下次再談。

為了抬價,嘉能可放出風說,拉斯邦巴斯銅礦最終會以60億美元成交。

盡管無比渴望拿到拉斯邦巴斯銅礦,但王文銀還是死守底線,堅決不做賠本賺吆喝的買賣。最后,拉斯邦巴斯銅礦被中國五礦集團以58.2億美元拿下。

不久后,王文銀就花20億美元在南美洲拿下了一個2倍儲量的銅礦。

王文銀從不打無準備之戰?!拔覀円①徱患移髽I,可能提前5年甚至10年就開始關注它,等機會來臨的時候,等它跑不動的時候,我們就會果斷把它吞下?!?/span>

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。

“別人送上門的東西我們不一定關注,我們只找自己需要的?!蓖跷你y說,并購企業只選兩種:一是有創新力;一是最差,我們把它的產能盤活。

海外并購陷阱很多。他曾接手過非洲一個礦山,書面資料和實地考察情況都很不錯。但在周邊調研過程中,王文銀發現最重要的一塊80萬噸的礦區與另外一家礦場重疊,一旦簽約,后患無窮。他當即叫停了協議。

王文銀心中有一張世界投資地圖,國家風險級別分成九級,像剛果金、剛果布、利比亞等高風險的地區標注為紅色,澳大利亞、中國等投資環境較好的是綠色。

有些地方,不管誘惑多大都要躲著。比如銅礦儲量巨大的朝鮮,王文銀堅決不碰。萬向集團創始人魯冠球曾在此三進三出,最后鎩羽而歸。

事實上,王文銀花錢非??酥?,很少投機。

正威有專門的期貨部門,以套期保值的辦法規避風險,但從不單獨做期貨投資?!拔覀儚膩聿毁€。如果單純做期貨交易,贏的時候很爽,輸的時候死的很慘?!?/span>

19952月,一名28歲的交易員錯誤交易,最終導致有233年歷史的英國巴林銀行徹底倒閉。在正威內部,這個負面案例被反復提及。

王文銀要求公司資金全部由總部管控。同時,確定的交易也必須經過合同評審、法務、財務等多層監管。這條鐵律連他本人都不得違背。

對待賭桌上獲得的非常規收入,賭徒往往是麻木、缺乏知覺的?!皳]霍”這個詞就像是為賭徒量身定制的。

可王文銀恰恰是個特別摳門的人。

他有一輛勞斯萊斯,但只是用來接送貴賓,自己不坐。他最常用的那輛寶馬740,還是巫冠逸用過很久的舊車。

“好鋼必須用在刀刃上”。王文銀會為行業人才開出同行5倍、甚至10倍的薪水,但從不愿意把錢花在那些貶值的東西上,偶爾一擲千金,也只是買可以保值升值的紅木家具。

“我只做別人做不了的事,只看別人看不到的地方,只想別人想不到的問題?!币孕〔┐笾?,人們往往將絕大部分人不理解的選擇視作賭。

賭桌上從無常勝將軍,可王文銀卻屢戰屢勝。

與其說他是賭徒,倒不如說,他是個極致“自律”的人:他永遠恪守自己的經營理念和投資理念,不論大環境如何變、身邊人如何反對,都絕不動搖。

就像巴菲特說的:在別人恐懼時我貪婪,在別人貪婪時我恐懼。


【王文銀的隱忍之術】

賭徒往往急功近利,以短期獲利為第一目標。而王文銀卻是個極有耐心的人。他的口頭禪是: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。

做生意與做人一樣,應該長遠。

王文銀說:“追求一個小時回報的是小時工,追求一天回報的是鐘點工,追求三十天回報的是上班族,追求一年回報的是職業經理人,追求三年回報的是企業家,追求三十年回報的是實業家,追求一百年回報的是教育家,追求一千年回報的是哲學家!”

早年創業時,一個下游客戶喜歡釣魚,王文銀就陪他釣魚。當時正威還在做插頭,對方一直沒說要買,王文銀也沒開口問。只是每個周末把對方接來釣魚,再送對方回家。如此堅持了兩年,對方終于決定采購他的插頭。

王文銀還曾連續19年為一位全球采購高層定機票和酒店,邀請他參加正威的活動。即便他從未帶來訂單,仍一如既往。后來,他一次就帶來了5個億的訂單。

“做生意千萬不要貪圖一時的利益,本質就是做人。你怎么對別人就是怎樣對自己。但是很多人都悟不到這個?!彼f。

在大規模并購的同時,王文銀始終要求將產品品質做到極致。

他總是說,要把產品做成“毒品”,讓客戶上癮?!拔医o自己規定,如果哪個行業不是排隊提貨,我就不做了,把這個工廠賣掉!”

他尤其在意細節,“所有的問題都是從細節開始的”。

王文銀曾發現市面上所有的插頭金屬表面都有流紋。盡管沒人留意,但他一心要祛除。一幫工程師加班加點了很久,終于找到了解決辦法:在模具表面以45度角再打一個排氣孔,然后將所有插頭塑形之后置于冰水之中。

后來,正威成了IBM的插頭供應商。

王文銀反復告誡員工:“細節決定成?。簛G了一顆釘子,壞了一只蹄鐵;壞了一只蹄鐵,折了一匹戰馬;折了一匹戰馬,損失一位騎士;損失一位騎士,輸了一場戰斗;輸了一場戰斗,亡了一個帝國?!?/span>

▲為了安徽銅陵項目,王文銀連續兩年吃住都在廠區壓力太大,頭發開始脫落

他從不在乎為了產品品質犧牲利潤。

他總是要求工程師盡量拉長設備維護和檢修的時間,解決那些隱藏的問題。

在一次例行維護中,工程師們發現一臺軋機的一項運行參數略微偏高1%,原因來自內部的乳化液。王文銀二話沒說,直接讓換了乳化液,每臺機器每年因此多了4萬元的維修支出。

“為什么我的產品總比別人(每噸)貴幾百塊?這就是一種取舍。如果想要長久的品牌和回報,就必須這么做?!?/span>

賭徒從來高調。贏了錢大喊大叫,輸了錢也要大喊大叫?!栋?/span>Q正傳》里,有一段阿Q押牌寶的經典描寫:

Q即汗流滿面地夾在這中間,聲音他最響:“青龍四百!”“咳……開……啦!”莊家揭開盒子蓋,也是汗流滿面地唱:“天門啦,角回啦……人和穿堂空在那里啦……阿Q的銅錢拿過來……”

而王文銀信奉的是低調和隱忍。

2014年,《財富》雜志評選年度最具影響力50位商界領袖時,給他的評語是這樣的:

“他用東方人特有的‘隱忍哲學’帶領正威國際低調地前進。在還沒有多少中國人知道他的名字和傳奇的時候,他已經用20年的時間白手起家打造出一家位列世界500強第387位的企業……”

物樸乃存,器工招損。

王文銀說:“瘋狂的石頭、瘋狂的字畫是保存不下來的,樸素的東西往往能保存下來,而鮮艷的花朵很快就消逝了?!?/span>

正威強調隱忍?!半[,是我看得見你而你看不見我,(將自己的成就)隱藏;‘忍’字是心字頭上一把刀?!?/span>

正是這個隱忍法則讓正威從一家深圳的小企業變成全球500強。

時至今日,王文銀擁有銅礦儲量在2400萬噸~3000萬噸之間,已探明礦產資源儲量總價超10萬億,貴為“世界銅王”;正威也已經是“金屬新材料產業”全球第一大企業,當之無愧的“隱形冠軍”。

他和它依舊低調如故。


【王文銀的企業之心】

王文銀總戲稱自己是把“插頭”做到“石頭”的第一人。

回顧正威24年的發展演變:

一開始處于產業鏈最下游,以賣插頭為生,廠房也是租來的;第二階段向產業鏈上游延伸,覆蓋了電線、電纜、塑膠、銅材加工等絕大部分業務,也擁有了自己的廠房和產業園;第三階段開始收購礦產,從礦山到銅板、再到精銅制造,完成了銅產業鏈的全布局。

正威并未就此停下腳步。2011年,王文銀開始進軍半導體和高新材料等領域,“從制造向科技轉變”;2015年又開始發力互聯網和大數據,“從科技向互聯網轉變”。

“大數據將是一個萬億級的龐大市場?!痹谕跷你y看來,“如果說銅業代表過去、高新科技產業代表現在,互聯網大數據則代表著正威的未來”。

一個賣插頭的,如今做起了互聯網大數據。聽起來相當魔幻。

正威集團的快速發展表面看來是得益于那幾場“豪賭”,根本上靠的其實是不斷學習、自我革新的企業文化。

“學習是生命中最美的一個詞,學習力代表未來?!逼拮觿⒔Y紅曾說,長久以來對學習的看重,是他們能取得成功的關鍵要素之一。

一年下來,不算報紙和雜志,王文銀至少要看100本書,還要寫讀書筆記。幾十年下來,他積累了200多本讀書筆記和工作筆記。 

王文銀從初中就開始讀《道德經》。他認為《道德經》里的“眾妙之門”是人、世界、宇宙間所有奧秘的總閥門,“作為一個企業家,企業做到一定規模,一定要跳出畫外來看畫,才能找到企業經營的眾妙之門”。

他總是說:“一日不讀書,沒人看得出;一周不讀書,開始會爆粗;一月不讀書,智商輸給豬?!?/span>

除了自己讀書、寫讀書筆記,王文銀還把這條列入公司的管理制度,將讀書筆記納入年終績效考核——

讀書筆記寫得不合格,不僅會被罰款,還會在公告欄公布;優秀的會獎勵一百元、一千元甚至一萬元不等。

王文銀試圖將正威打造成學習型企業。他親自主編了三本書:

《正威知道》講基本知識、企業成長的基本規律;《正威智道》講如何保持前進與后退之間的平衡;《正威禪道》則講述如何打造企業的持久力、穩定力、學習力和戰斗力。

王文銀認為,一個人的學歷和經歷代表著過去,財力和權力代表著現在,而學習力和創造力將代表著你的未來。

企業也是如此?!皩W習力和創造力代表企業的未來,當企業停止學習的那一天,企業就已經開始走向死亡?!?/span>

他總是說:“人生需要抓住幾次別人看不到的機會,才能跳躍?!?/span>

企業家需要賭性,膽識,氣魄。但商場從來都不是賭場,笑到最后的也從來不是賭徒。

相關推薦

地址: 中國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天府四街300號建信人壽大樓6棟B座18樓

蜀ICP備09030782號-2 Copyright 2009 長江集團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
川公網安備 蜀ICP備09030782號-2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